“我母亲入宫前也曾四处游历,饱览过大好河山。如今,她久居宫中,日日百无聊赖,所以也喜爱这类游记。”
半部琅琊榜看完,恨不能掩面为静妃一哭

请不要再黑A/Z了,A/Z剧情屌的飞起!

看到最后我也是懵逼的【手动再见】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奈因大法好_(:з」∠)_

晴纸纸纸纸纸:

大家都在黑我的A/Z我不服气了不开心了就是这样子,所以我和女票 @Tsurumaru。 推论了一个晚上,结局就是能入A/Z坑真是我的荣幸。


一切源于女票要找一个点是艾瑟不知道斯雷因还活着的点。


CP党自然是伊总是痴汉所以要关了斯雷因。


Well无可厚非,如果走政治阴谋论线的话。A/Z的一切故事都说的通了。


艾瑟不知道斯雷因活着的原因:地球人让伊奈帆对女王说了谎咯。


即使你和我说什么狗屁学霸姬的感情,但是战争面前感情全他妈...

【霍盾】昨日重现

    时间地点啥的全是胡诌,只是个卡特特工观后的小随笔QAQ


又是一年新的Stark博览会盛大开幕。


  会场建立在1944年第一次Stark博览会召开的广场,以纪念Howard Stark的百年诞辰。


  广阔的会场上游客们来来往往,人流如织,欢声笑语洋溢在每一个角落,人人脸上都带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Steve本来跟着大部队一同前来,却在人流的冲击下四下分散,他于是独自一人在会场里信步走动,随意地观看各式展出的科技成果。Tony作为主办人一直在会场准备即将上台演示的种种事项,从前天起就没见到他的身影。


  这是Steve第二...

冬兵每天都很心塞——这不是题目,这是本文终极奋斗目标

二,当家的人

冬兵并非自愿住进Steve位于纽约的私人公寓的。

在此之前,Steve和冬兵花了大半年时间在世界各地上演了你追我逃的激情戏码,直到冬兵意识到这个男人永远不可能比他更先放弃,于是冬兵妥协了。他收起了尖锐的爪牙,缩起了脖子,任由这个男人提着他的衣领兴高采烈地回到了位于纽约的复仇者联盟大本营,被一群饿狼似的外科医生,心理学家,机械发烧友团团包围,上下其手。看在Steve始终忧虑又真诚地投射在他身上的眼神下,冬兵默默忍了。

经过不长的一段时间的折腾后,冬兵也真的开始逐渐恢复记忆。但一切进行的并不如想象中顺利。他受损的记忆犹如一副巨大的破碎的拼图,他一点一点捡回失落的碎片,试图填补拼...

冬兵每天都很心塞——这不是题目,这是本文终极奋斗目标

Winter Soldier,历经千辛万苦成功摆脱了他的老东家后,绝望地发现,真正水深火热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一,早间惯例

又一个充斥了硝烟和鲜血的噩梦。冬兵满头大汗挣扎着醒来,衣衫凌乱,气喘吁吁。熹微的晨光自百叶窗的缝隙之中流泻进来。

又是无聊的,和平的一天。

他想下床去冲个冷水澡,Steve不会赞同这个,所以他得在Steve醒来之前搞定。他动了动,想坐起身来,才发现,他的左侧睡着一个人。

左侧,睡着,一个人。

他感觉有那么一瞬间心脏停跳,血液凝滞,大脑八倍速运转,他手足并用,一个挺身滚入墙角,然后下一秒,他看见了那颗露出棉被外的,金灿灿的,毛茸茸的,酷似人脑的球状物,和它埋在枕头里半露出的白花花的侧脸...

[云纲]午后

 警告:无意义日常,流水账,po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云雀恭弥披着浴衣靠坐在长廊上,午后明媚的日光穿过翠竹繁密枝叶的罅隙,在他身上撒下细碎的光斑。
他意态闲适,正在闭目养神。云豆不知跑哪里玩耍去了,庭院里只有细细的蝉鸣,和竹筒偶尔敲击石面发出的轻响。
身后响起的笨拙的脚步扯回了他神游的思绪,脚步声并不大,甚至可说的上微弱,但云雀的感官较常人敏感许多。但云雀并没有做什么其他动作,依然坐在那里,安静地等着。
来人渐渐走近,却并未出声。他走到云雀身后,跪坐下来,双手环绕过云雀的腰间,懒懒地靠在云雀背上,侧脸贴着他的背脊,温度透过薄薄的衣衫传递,让来人舒适地眯了睐眼。
云雀感觉...

神(chi)烦(han)三十题

神(chi)烦(han)三十题

1、偷袭

“云、云雀学长,不要深更半夜突然跑到我家咬杀我啊QAQ”

2、手指

纲吉被云雀抱在怀里,捧着云雀学长的手腕,乖乖地吮吸着云雀修长的手指,从指尖一路吻到掌心。

3、发

云雀恭弥最近有了一个新爱好:蹂躏沢田纲吉毛茸茸的刺猬头

纲吉有点不开心o(>﹏<)o

4、无法遏制的思念

“十代目,云雀那家伙一个小时内已经来了三次!一定有什么阴谋,我去炸了他!!!!!”

5、跟踪

纲吉的超直感似乎出了点问题,他感觉有人一直在跟着他,回过头却只发现。。。正在持拐巡(咬)街(杀)的并盛风纪委员长

6、偷拍

云雀的手机屏幕,是一张纲吉上课...

想和你一起创造奇迹

 想和你一起创造奇迹

    直到确实收到了彭格列指环的讯息,知道十年前的沢田纲吉和他的同伴都顺利来到了这个十年后的世界,我才真正松了一口气,放下了一直按着胃部的手。

    到目前为止都一切顺利,十四岁的沢田纲吉来了,也带来了彭格列指环,彭格列隐藏实力也开始了反击,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我这么样的安慰自己,但心里却很清楚,往后不论对于十年前的沢田纲吉还是对于我来说,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从纲吉提出这个计划以来,我一直对它抱持怀疑的态度,尽管他十分看好十年前...

 
© 叶绿素 | Powered by LOFTER